澳洲打工度假到底是什麼? “澳洲打工甘苦談“~

大家好~ 我叫做SASHA,好快~~一年,就這樣快過完了。

YEC的姐姐鼓勵我跟大家分享一下,這一年我的澳洲之行有什麼,

那請大家跟我一起回顧一下來澳洲一年的種種吧。

我的這一年可能沒有多數背包客來的精彩,在異鄉外地感受到的酸甜苦辣卻是過去任何時期生活的好幾倍。

起初,只是抱著賺大錢撈一筆的心態,卻又因為懶得自己動手辦簽證,還有住宿等。

另外也想體驗一下當留學生的感覺順便測試自己的英文到底到什麼程度,

因此找了YEC辦報名語言學校,YEC的姐姐們都幫我把事情處理好了(。

在布里斯本的ILSC當了一個月留學生, 一畢業(?)馬上進入找工作超難找的現實當中。

當中出去的旅遊經驗中,比較值得一提的就是去澳洲一定要抱的無尾熊。

當初手上的澳幣本來就少,投了一堆履歷唯一回應我的只有一個超遠的按摩店而已。

錢一天一天的燒,就怕錢還沒賺到就要回台灣丟人現眼。

幸好得貴人相助介紹了雞肉廠工作。於是依依不捨的告別最初的夥伴們一個人坐灰狗巴士南下新南威爾斯的Tamworth。

對於Tamworth的生活感想就是好熱又好冷,夏天跟烤箱一樣的房子,跟冷凍庫一樣的雞肉廠。

這雞肉廠根本是個黑工典範,不過當時的我沒有選擇。

在裡面的日子怨天尤人是一天,開開心心也是一天。

曾經因為切不到要的標準被工頭釘的滿頭包,曾經一天切20箱以上而得意的炫耀,

曾經跟夥伴們一起埋怨印度人主管的腦殘刁難,曾經在餐廳裡跟OZ同事們玩鬧成全場焦點。

也曾經因為語言能力的表達,讓自己覺得不好意思,但經過自己的努力不懈,加上自己苦讀,總算還能應付溝通。

計件式的工作因為我手腳不夠快而成績總是難看,不過也一點一滴的累積成我在澳洲生存的第一筆錢。

接著冬天來臨,又轉到DUBBO的羊肉廠。

因為是白工薪水變的高又穩定,但也可能飽暖了錢不是問題了就會開始想些有的沒的。

在這裡的5個月才是我在澳洲感受人與人之間何謂最近與最遙遠的距離。

從拜託別人載、與室友的相處、與同事的往來都可以感受到。

忘不了被整車的人莫名當空氣被迫找別台車的感覺。忘不了第一次剪羊頭超緊張主管們圍觀幫我加油的感覺。

可以和同事們玩鬧聊天讓8個小時的工作像8分鐘一樣快。

可以因為感情的事情胡思亂想一邊動作一邊淚流滿面,外國人還以為我是離殺羊區太近被嚇哭了。

最後因為種種因素,我來到了西澳同公司的另一間廠。

到了西澳後,我遇到了我打工渡假以來最大的難關,很少遇到這種工作、生活、感情三者皆令我反感,

像當兵一樣巴不得早日結束脫離的日子。接下來二簽的日子不管是撐下去面對也好,去渡假也好,

逃避跑回東澳或台灣也好,我始終相信過去的我已經渡過好幾個以為自己渡不過的難關,

這一次我一定也能撐到撥雲見日的那一天!

坦白說,這一年就像當兵,酸甜苦辣都有~我不再去回想當初抱著要賺百萬的夢想,

但我卻很開心我去完成了我人生不同體驗的夢想,與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朋友。

體驗人生一輩子都該有的經驗! 接著準備回台灣休息一陣子,

再開始邁入我的”澳洲生活第二年”~ 也謝謝YEC當初給我的協助~ 謝謝妳們這些可愛的姊姊們!

想了解更多關於澳洲打工度假嗎? 快聯絡YEC吧~<<點我!!